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标签 换美元吧(www.hmy8.com)教你如何换美元,欢迎来访!
当前位置:换美元 > 个人购汇 > 正文

外汇黄牛破灭的发财梦

时间:2013-05-24 12:10 来源:个人购汇 作者:www.hmy8.com 阅读:
换美元吧

只要是上海人,听到“打桩模子”一词都不会觉得陌生,它惟妙惟肖地刻画了这样一群人——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出现在上海滩的灰色行业:“黄牛”。他们如同一个个桩子伫立在银行门口、商场楼梯转弯处、演唱会街头、F1赛车场外,小声询问擦身而过的人,火车票、足球票、演唱会票、交通卡、外汇有没有?总之,社会上什么热门,“模子”们便追逐什么,然后大量收进,再差价放出。正如周立波在海派清口表演中所言:“他们以上海人的精明在法律边缘和非主流社会生存。”

然而,近日一位资深“打桩模子”终于“湿了脚”。由于非法买卖外汇总计超过3600万余元人民币,现年60岁的袁磊鑫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罚金3万元。袁磊鑫的获刑,再一次让社会公众关注起“黄牛”们的生存状态。

脑子活络的丈夫

2011年12月29日,在历经了一审、二审之后,袁磊鑫一声不响地坐在监房里,人生中的第60个生日,他穿着囚服在监狱中度过。

在妻子张美芳的眼里,袁磊鑫很有“市场意识”:“十年前,他从国营单位下岗后,就在老西门和我一起摆摊卖外烟,偶尔有客户找到我们,问能否兑换一些外币,我们就帮忙兑换,从中赚些差价作为经营利润,后来我们不再摆摊了,他就开始自己做起外汇兑换的生意了。”

做外汇兑换,靠的是人脉和积累。为了招揽客户,袁磊鑫专门印制了头衔为“外汇宝分析师”的名片,在上海复兴中路、方斜路口的银行门前分发。

  “ 客户如有需要买卖外汇的,会通过名片上的手机号码打给我,我与客户谈好汇率后,在约定的时间及地点先将外汇现钞交给客户,之后再陪客户去银行,让客户将相应的人民币转账到我指定的账户里。”袁磊鑫说。

袁磊鑫的兑换方式其实并不复杂,谈起生意经时他头头是道:“卖给客户每100美元比银行便宜2至3元人民币;每100欧元比银行便宜5元人民币……”

由于脑子活络加上人缘好,来找袁磊鑫兑换的人越来越多,为保证交易安全,他特地在工商银行、招商银行等开设了以妻子、女儿、小姨子及自己为户名的多个账户。

有了客户源还不够,做“打桩模子”不仅有风险,有时客户兑换的数额大一点,还要马上找人“调头寸”。“调头寸”已经是外汇“黄牛”们彼此相互照应的潜规则,他们经常会互相借用银行卡,如果一旦遇到兑换巨额外汇的客户,像袁磊鑫这样的“老黄牛”还会采取“打滑板”的方式,即将生意直接转给其他的“大黄牛”做,自己从中抽取一定的差价。

于建勋是袁磊鑫的老朋友,早在上世纪90年代,于建勋便在上海市黄浦区云南南路、淮海东路路边就地放个小箩筐,卖起了外烟、邮票、国库券之类的东西,那时,他认识了同样摆摊的袁磊鑫。

“我做了两三年的时间就做不下去了。”于建勋一直挺佩服袁磊鑫的本事。

虽然离开了这个行当,但袁磊鑫有时候也会找到于建勋,往往是因为兑换外汇缺少人民币而向他“调头寸”,这个时候,于建勋会毫不犹豫地将手里的钱通过银行汇款的方式转给袁磊鑫,然后袁磊鑫再通过银行汇款或现钞将资金还回去。

“像我们这种做外汇兑换生意的人,这样的情况经常会有的,相互之间帮帮忙也是很正常的。”于建勋坦陈。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袁磊鑫被抓时警方从其身上搜到的21张银行卡居然都没有多少余额。

“我一般是不会将钱长时间放在银行的,因为我与其他‘黄牛’经常互相借用银行卡,卡的密码互相都知道,所以为安全起见,我不在卡内存钱。”2008年年初,袁磊鑫因为从事非法买卖外汇被公安机关询问、教育,但事后他很快又回到了“打桩模子”的队伍。

形形色色的兑换

那么,从袁磊鑫手里兑换外汇的又都是什么人呢?

2010年4月,黄浦区退休在家的席女士准备和家人一起去欧洲旅游,急需欧元,于是她打电话咨询亲戚,亲戚给她介绍了一个人,此人便是袁磊鑫。

“我跟他谈定了汇率后,转了将近7万元人民币到他账上,他就给了我7000多欧元现钞,我还记得,当时这个人身上没有足够的欧元,后来是通过打电话从其他人那里调剂过来的。”

因是偶尔兑换一次,席女士对袁磊鑫的长相都“记不清了”。

出境游需要外币,炒B股同样也是。

大专毕业的王英是一家医院的医生,2007年,由于丈夫要炒B股,王英特地前往银行换美元,令她没有想到的是,银行里的一位职员告诉她:“在银行换不划算,我帮你联系一个‘黄牛’,划算点。”

由于王英经常去这家银行存款,与这位职员也相当熟悉,所以立即采纳了这条建议,并很快成为袁磊鑫的又一位客户,用人民币兑换到了4万美元现钞。

熟人的口口相传,尤其是银行“内应”的帮忙,袁磊鑫的客户开始从普通的老百姓逐渐发展到大公司、大老板。

安徽人吕先生在上海开有一家旅行社,主要业务就是为客户提供出境旅游服务,“一般是巴厘岛、普吉岛等地。”

虽然是公司的法人代表,有时也会为兑换外币而头疼。“通过银行兑换外汇手续非常繁琐,而且时间跨度也很长,所以我们就通过‘黄牛’兑换,不仅手续费低于银行的同期价格,而且又方便快捷。”

吕先生与袁磊鑫之间的兑换往来有30余次,通常采用当场钱、货两清的方式,“客户出境后会在很多方面需要外汇,比如回程机场税、小费什么的。”

温州的黄老板也是袁磊鑫的大客户之一。

由于做生意的原因,黄老板定居上海,并经常奔波于上海、香港、澳门三地。2010年,黄老板在香港购买了一套房产,由于资金周转不开,他向香港当地的一个朋友借了一些钱。

2011年3月,黄老板决定去银行购买外汇用于还钱,但由于购买外汇的数额太大,超过了银行规定的限额,银行无法操作。

正烦恼时,有一名工作人员建议黄老板“何不找找其他人”,于是黄老板见到了袁磊鑫。几天后,黄老板用170万元人民币兑换到了需要的港币。

不久,黄老板照例要去香港参加一年一度的佳士得拍卖会,但他突然发现自己在香港的银行账户已经没有足够资金,“这样的话我就不能在拍卖会上拍得物品后进行付款了。”

于是,黄老板又想到了刚刚兑换过港币的“其他人”,他电话联系了袁磊鑫,很顺利地兑换到了112.7万港币。

当警方第一次找到黄老板询问兑换外币的情况时,他忐忑地说:“我知道找‘黄牛’购买外汇是违法的。”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很多人都是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找到袁磊鑫,有贪图小便宜的,有为了方便省事的,有应付公司业务需要的,有为孩子留学准备现钱的,从年轻的到年老的,从开公司的到退休的,从医生到财务,可谓各色人等无奇不有。

神秘的熊老板

在袁磊鑫的客户中,最大的客户是一位神秘的熊先生。熊先生曾经向袁购买美元不下20次,总计前后向袁磊鑫兑换了400余万美元。

熊先生与袁磊鑫相识是在多年前的一次银行提款过程中。当时熊先生想从银行提25万元人民币,但没有向银行进行预约,正在郁闷时,袁磊鑫出现了,表示自己有现金,可以帮这个忙。急于用钱的熊先生马上在银行的贵宾室通过网银转账给袁磊鑫25万元,袁磊鑫则将25万元现金即刻交到熊先生手里,熊先生另外又给了袁磊鑫500元“意思意思”,从此,两人便开始了“长期合作”。

根据袁磊鑫的陈述,除了一次在熊先生指定的地点进行交易外,基本上袁磊鑫都会直接揣着现钞送到熊先生的住所,熊先生会当着他的面进行网上转账。

“我是看着他操作的,我的招商银行账户与手机捆绑,如果银行账户内有钱存进来,就会有短信提示。”对于网上转账的风险,袁磊鑫一点都不担心。

当然,作为“黄牛”的袁磊鑫在现金交易中也会碰到尴尬的事,比如外汇中混有假币的话,他只能“哑巴吃黄连”为假币“埋单”。

“和熊先生的交易中,他说去银行存美元时有3次被发现有假币,还出示了银行的没收单,这样我事后补给了他300美元。”

熊先生为什么会有如此巨额的需求呢?

对此,熊先生这样回答:“大概在上世纪90年代末的时候,我考虑到加拿大进行投资移民,按当时的要求我办理投资移民需要在加拿大拥有80万加元的资产,并进行40万加元的投资,当时我通过银行办理现汇手续向境外进行外汇汇款,我在加拿大投资过房产以及一些金融商品。”

耐人寻味的是,警方通过一系列的调查,还发现了熊先生在青岛的一位“朋友”,这位“朋友”从事房地产生意,曾经在2010年3月至8月期间,用手下员工的身份证办理了两张银行卡,然后通过这些卡先后向袁磊鑫汇款3000余万元人民币。

“这是我给他(指熊先生)的劳务费,他认识的人多,帮过我忙。”这位“朋友”解释。

而当警方询问那些员工是否知道“被办卡”时,员工们的回答如出一辙:“不清楚!他是我老板,他让我去办理开户并将卡交给他使用。”

3000万元的巨额劳务费,为什么不打到熊先生的账户里,而是直接转到了袁磊鑫的账户呢?

熊先生说出了其中的奥妙:“在成功办理移民手续后,加拿大政府会对我的家庭收入做一个详细的资产评估,在此之后加拿大政府会随时随地对我所有的收入做一个程序复杂的评估程序。这些资金如果打入我个人账户的话,就变成了我的家庭收入了,那在申报的时候会涉及到繁琐的手续。”

只知道帮老板干事的员工、抱着侥幸心理的兑换、什么都不问的“打桩模子”,每一个环节的“含糊”最后造就了那些银行外暗流涌动的地下外汇市场。

一份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袁磊鑫自2007年7月至2010年9月,非法买卖外汇476万美元、31万日元、7583欧元、398万港币及2.5万加拿大元,非法买卖外汇所收取和支付的人民币资金高达3600万余元。

袁磊鑫从中赚了多少呢?他的回答让人大跌眼镜,“这么多年来我倒卖了几千万元的外汇,一共赚了2.5万元左右。”

“我们都知道这样的生意会触犯国家法律,我也一直劝阻他不要再从事这样的外汇兑换生意了,是有风险的,而且赚的钱也不值得这样辛苦,但是他一直没有接受。”案发后,妻子张美芳后悔不已。

无言的结局

2011年3月,浦东新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袁磊鑫非法经营一案。

法庭上,公诉机关指出,袁磊鑫的行为具有相当的社会危害性,非法兑换外汇使外汇交易脱离了国家监管,且资金流向不经过银行监管,可能出现走私、腐败、逃税的非法行为,破坏了社会的安定;袁磊鑫的非法买卖外汇行为跟银行之间形成了不正当的竞争关系,扰乱了金融秩序。

袁磊鑫的辩护律师则认为,袁磊鑫累计获取的违法所得数额较小,经营区域范围很小,仅为三家银行,且经营次数较少,开展的是点对点的交易;被告人的犯罪动机主要是因为下岗没有收入,为了筹集资金养家、养老;对方购买外汇也是为了从事正当经营,被告人的行为没有扰乱金融秩序,社会危害性不大;应对其从轻处罚。

“我身体现在很不好,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白内障,还有严重的中耳炎,我错了,我愿意认罪,请给我一次减轻刑罚的机会!”白发苍苍的袁磊鑫站在被告人席上,发出无力的恳求,年迈的老母亲在旁听席上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法院审理后认为,袁磊鑫违反国家规定,在国家规定的交易场所以外非法买卖外汇,扰乱市场秩序,情节特别严重,已构成非法经营罪。其买卖外汇达几十次,且持续时间长,涉案的非法经营额达人民币3600万余元(折合美元500余万元),远远超出追诉定罪标准,情节特别严重,但因其当庭能自愿认罪,家属退赔了违法所得,可酌情从轻处罚。据此,法院最终判处其五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3万元。

一审判决后,袁磊鑫不服,提起上诉。经过审理,最终,二审法院维持了原判。

“‘黄牛’这个行当其实处于一个灰色地带。”法学专家陈浩然认为,从根本上来说,法律不支持‘黄牛’这种行为,但在分析具体行为时要注意区别,“比如倒卖商场里的贵宾卡、积分之类的,那是带有一定自愿性的,而倒卖车船票、外汇,甚至公民个人信息的,情节严重的话,那就是毫无疑问的刑事犯罪。”

据一位熟悉“黄牛”人群的人士透露,在上海,“黄牛”如果做得好的,一个月可以赚几万,而正是有如此高的回报,“黄牛”之间也发生了争地盘的现象。2006年7月,徐毅在上海永安百货商场底楼与另两个“黄牛”发生口角,徐用一把弹簧式折叠刀致两人一死一伤;2009年6月,黄桥等人在淮海路百盛购物中心为抢夺客户与另一“黄牛”发生斗殴;2011年5月,两名“黄牛”在东方商厦因抢夺地盘而发生争执,次日,一名“黄牛”持刀将对方刺死。

针对“黄牛”这一特殊现象,浦东新区法院刑庭庭长马超杰提醒,外汇黑市交易有信用风险,一定要谨慎。“我国是外汇管制国家,换外汇要到银行等指定的金融机构进行兑换。目前市场上有不少非法渠道,但这里面有很多利益驱动的因素,同时也有风险,比如可能换到假钞,一旦出了问题找不到责任人。”马超杰特别指出,不在国家规定交易场所进行的外汇买卖是一种违法行为,情节严重的,将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本文来源于换美元吧:(www.hmy8.com),当前栏目:个人购汇,当前文章网址: http://www.hmy8.com/grgh/215.html转载请注明!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